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府公报 > 2022年 > 第2期(总第66期) > 调查研究

基于GEP核算开展绿色金融创新的探索与实践

访问量:

基于GEP核算开展绿色金融创新的探索与实践

陈青春   严琳    王敏龙

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是生态系统为人类和经济社会发展提供的各种物质产品与服务价值的总和,包括生态系统提供的物质产品、调节服务和文化服务的价值。GEP核算是破解生态产品价值“难度量、难抵押、难交易、难变现”问题的基础,GEP核算结果的应用是实现生态产品价值的重要环节。近年来,广东、浙江、贵州等地不断探索GEP核算实际运用解决企业融资难,取得明显效果。本文从分析浙江青田典型做法入手,结合新余市实际,探索基于GEP核算的绿色金融创新。

一、浙江青田案例分析

价格形成机制是市场机制中的核心机制,产权制度为市场经济的存在创造基础。青田县金融助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做法,本质上是基于GEP核算的价格形成机制,靠前解决生态产品进入市场交易的产权基础,向后打通生态产品开展市场交易的应用通道。

青田县围绕GEP核算,开展章村乡河权改革到户和水流域确权登记省级试点,改建重组乡镇生态强村公司实现独立实体运作,搭建“两山银行”生态产品交易平台,与金融机构合作创新了以生态产品使用经营权为抵质押、GEP生态信用等贷款模式。

(一)“确权”——改革创新生态产品确权登记,实现资源资产化。青田县总结出生态产品所有权、使用权、经营权“三权分置”制度,形成所有权乡镇管理、使用权村集体操作、经营权分户承包的三级链状治理模式,推动建立集环境保护、生态发展、村级经济建设为一体的自然资源开发与管理长效机制。青田县将生态产品所有权登记至乡镇,再由乡镇将使用权授权给纯集体性质的生态强村公司使用经营,同时由县级自然资源部门向乡镇颁发生态产品所有权证书和使用权证书,实现生态资源的资产化。

(二)“定价”——创新使用价值评估核算成果,实现资产的资本化。青田县被列为省级试点县,其于2019年完成了1县2试点乡镇和15试点村GEP核算。核算结果显示,2018年青田县GEP、人均GEP分别达到892.73亿元和24.89万元,同比分别增长5.52%和6.55%。该县以项目为依托,充分应用GEP核算结果,实现生态资产的资本化。比如,“诗画小小舟山”旅游区项目,以项目所在地小舟山乡GEP核算的调节服务价值4.32亿元为基础,结合项目范围大小、生态红线划分、项目类别和投资强度等因素,科学确定项目生态产品价值为300万元。

(三)“交易”——探索市场化实现途径作用,实现资本的市场化。建立成熟的生态产品交易平台,是实现生态资源合理配置和生态产品价值的重要形式,其能够快速变现所抵质押的生态权益,降低金融机构第二还款来源的信贷风险。青田县建立生态产品政府采购机制,依托侨乡投资项目交易中心搭建“两山银行”生态产品交易平台,分类储备生态项目,提供项目产股权交易等服务,满足侨商青商生态投资需求,实现生态项目化、项目生态化。截至2021年末,该平台共谋划生态项目100个,总投资额达200亿元。

(四)“融资”——创新绿色金融工具,破解生态产品融资难题。青田县农商银行以祯埠镇GEP为依据,向祯埠生态强村发展有限公司发放了全国首笔以生态产品使用权为抵押的“GEP贷”500万元。同时,还开发了与GEP核算挂钩的“河权贷”等多种“生态贷”产品,和基于生态信用的“两山贷”系列产品。截至2021年底,青田县“生态贷”余额达1.44亿元、“两山贷”余额达37.67亿元。

除了青田县以外,浙江省其他地区也做了一些探索。比如,国开行基于遂昌县GEP核算,对该县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暨城乡融合建设项目授信22亿元;中国银行基于庆元县“百山祖国家公园——百山祖景区”GEP核算,对景区运营方庆元县万里林生态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发放1000万元“GEP生态价值贷”;开化县国资公司在上交所成功发行10亿元绿色乡村振兴公司债券。

二、新余市开展GEP融资建议

2021年,新余市出台《金融支持生态保护修复提升生态价值转化工作方案》,开展金融支持废旧矿山生态修复治理试点,引导金融机构开发“绿矿贷”等金融产品,整市推进矿山生态治理,取得了积极成效。但是,新余市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仍需进一步完善,比如仅有农村土地、林权等少数领域完成确权登记,现有交易平台功能单一,“难度量、难抵押、难交易、难变现”等问题仍然制约生态产品价值实现。驻市金融机构出于风险控制考虑,金融创新与生态产品挂钩较少,“两山”转化通道并没有完全打通。

结合我市现状,在学习考察抚州市、研究浙江省先行试点地区的基础上,我们建议“先行先试,以点带面,分步推进”,试点开展基于GEP核算的绿色金融创新。具体如下:

(一)做好GEP核算等基础工作。一是完成确权登记。由自然资源部门牵头生态环境、气象、农业、林业、水利等部门,统筹推进自然资源统一确权登记,建立自然资源信息数据库,并颁发相应证书,推进生态产品的“三权分置”。二是开展GEP核算。完成自然资源确权登记后,由发改部门统筹统计、自然资源、生态环境等部门,委托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等权威第三方开展GEP核算[[[]GEP核算所需基础数据和配合部门,可根据江西省市场监管局发布的《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技术规范》(DB36/T1402-2021)附录C予以明确。]],解决现有生态产品价值评估不被市场和金融机构认可的问题。三是完善市场交易平台。可依托现有的渝水区、分宜县农村产权交易中心,或各县区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等平台,加强与中国南方生态产品交易平台对接,探索建立生态产品交易平台,创新开展用能权、排污权、水权等有偿使用交易。同时,优化交易平台前端和后台功能,协调相关行政职能部门入驻后台行使必要的行政审批职能,理顺生态产品交易、抵押登记等行政审批流程,提升交易鉴证、抵押登记的市场认可度。

(二)确定GEP运营主体。根据GEP实际应用方向确定运营主体。一是以县、乡、村等行政区域为核算单元,授权县、乡级国有企业整体运营,或由县、乡牵头各村组成联合体统一运营,或行政村自行成立集体经济组织独立运营。二是以投资项目为核算单元,结合所在区域GEP、生态红线划分、项目类别和项目投资强度等因素估算投资项目GEP,由项目投资方独立运营,或与项目所在地的国有企业、集体经济组织混合制运营。三是以区域内市场主体为核算单元,结合其自有生态资产、生产经营活动区域GEP等形成“生态信用记录”,由市场主体独立运营。

(三)建立健全风险缓释机制和激励机制支持金融创新。建议投入一定的财政资金,发挥增信作用,撬动金融资本和社会资本。一是设立风险补偿资金,引导金融机构开展绿色金融创新,开发基于GEP核算的“生态信贷通”产品、生态权益抵押贷款、GEP信用贷款等信贷产品。二是设立绿色产业发展基金,探索“生态权益抵押+项目贷款”模式、GEP绿色债券等,吸引社会资本投资。三是给予财政资金补助。对开展GEP融资的市场主体给予财政贴息和担保费补助,对参保环境污染责任保险的给予保费补助,降低融资成本,引导市场主体充分利用生态资源绿色发展。

(作者单位:市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

分享到: